刘元春被空任泽平分开:2017年反弹不是新周期的标志

“2017年的反弹,或超过预期的稳定,并不是新周期的迹象。

日前,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战略研究所执行主任刘元春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7-2018)”报告中表示。

刘元春认为,这种稳定是持续实现稳定增长的产物。我们所看到的一些短期周期力量的部分稳定和一些指数弹性的调整并不能掩盖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它是标志中期周期变化的核心指数。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率仍在下降。从这个角度来看,新的周期尚未开始,宏观经济政策的总体退出时间尚未到来。

“新周期”的概念是由任泽平首先提出的。他的主要观点是产能清算即将结束,大量新产能即将出现。

现在,方正证券前首席经济学家以1500万元的年薪加入恒大集团。

任泽平似乎对“新周期”理论很有信心。“经过17年的实践,我从未像今天这样确信中国经济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自今年2月以来,任泽平发表了许多文章来证明这一点。

他说:“改革开放后,我们大致经历了四轮生产周期。

大约在2017年,我们正处于第五轮产能周期的起点。

“从2012年到2016年9月,国内生产总值似乎也抓住了任泽平的意图,摆脱了低迷的底部。名义国内生产总值迅速上升,达到接近12%的最高点,主要经济指标如采购经理人指数继续改善。

这是否意味着一个新的周期已经开始?事实上,以刘元春为首的宏观研究团队已经在今年9月和10月分别举行的两次月度宏观论坛上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新周期尚未开始。

“因为很多人都在谈论市场情绪,更重要的是,我们会看到,在当前逐步强化政策、持续执行政策这么长时间的状态下,市场的力量和周期的力量都受到了政策因素的干扰,所以简单地谈论周期是不够的。

”刘元春说。

从朱格拉周期来看,很重要的核心指标并没有发生改变,同时市场性的力量并没有步入到自我运行、自我增长、自我繁荣的状态,内生经济增长动力是判断整个市场处于某个阶段一个很重要的参照系。从Juglar周期的角度来看,非常重要的核心指标没有改变。与此同时,市场力量还没有进入自我运作、自我成长和自我繁荣的状态。内生经济增长动力是判断整个市场处于一定阶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参考框架。

刘元春认为,国内需求的稳定是持续宏观经济政策的结果。

一方面,社会融资和信贷的增长率为13%,这表明金融政策仍在继续。更重要的是,广泛的财政赤字仍在加速,财政政策在某种程度上是非传统的和扩张性的。

对“新周期”的反对如此强烈,以至于市场评论说他是一个“孤独的任泽平”。此前,李迅雷、蒋超、刘煜辉和曹远征等经济学家也发表文章批评任泽平的新周期理论。

面对铺天盖地的批评,任泽平反驳道:“化学品、纸张、玻璃、水泥和有色金属不是由政策驱动的,而是由行业自发清除的。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在提升企业绩效方面具有很强的可持续性。

“刘元春不同意这一点,他说,与世界相比,中国的稳定增长政策本质上是非常规的。

刘元春对当前超预期复苏性质的深入研究表明,中国2017年的经济稳定总体上是政策导向和恢复性的。市场力量和趋势力量还没有稳定下来。中国宏观经济表现出以下三个需要密切关注的主要特征:经济稳定但难以快速反弹,稳定放缓可能是常态;风险已经减轻,但警报尚未解除,当地问题可能会恶化。尽管结构已经优化,但它面临着政策退出的影响。

“虽然这些特征表明中国经济尚未开始新一轮持续反弹,但中国经济的新常态还远未结束。

”刘元春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