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污染预防的失败买单?机动车污染占空气污染的三分之一以上。

11月3日至6日,新一轮重污染天气“霾”降临华北。石家庄、廊坊、保定等地相继启动应急响应,非营运客车受到尾板限制。

中关村空空气污染防治联盟(air pollu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alliance)董事长严子庆告诉记者,限制机动车只是让公众为污染防治其他方面的失败付出代价的“技术上最不成熟”的方式。

应该有更加科学和完善的措施来控制烟雾。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刘兆都表示,据统计,机动车污染占空气污染的三分之一以上。为了控制空气污染,机动车尾气排放必须得到很好的控制。

这需要准确检测废气排放的污染量,并敦促其在上路前达到排放标准。

检测设备失控10月26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色发展协会”)对浙江淘宝网有限公司和深圳苏美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苏美”)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指控其非法销售和生产年检产品“活力花”。

在深圳苏美网上商店,该公司声称更换三元催化剂价格昂贵,而购买“火莲花”(Fire Lotus)只需花费300元-500元就可以安装在车辆排气管上,可以检查车辆的尾气排放是否合格。

这个产品在网上购物平台上很受欢迎。根据淘宝店铺的数据,“年检神器”系列只有3款产品的销量达到30,353件。

然而,绿色发展协会(Green Development Association)的相关官员表示,深圳日出实际上通过欺骗手段,帮助尾气超标的车辆逃避汽车尾气年度检验,从而让尾气超标的车辆蒙混过关,继续上路。其行为对中国的空气污染防治工作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影响。

事实上,车辆检测问题已经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2015年9月,许多媒体曝光山东、广东、浙江等省20多个机动车检测站涉嫌在汽车尾气排放检测中以高科技方式造假:通过修改分析软件参数人为控制检测结果。

原因之一是管理失控。

中国环境检测站质量监督办公室主任杨凯表示,理论上,所有检测仪器都应该在中国环境检测站进行检测。

然而,由于部门职能的划分,我国机动车尾气检测几乎不属于自上而下的环境检测体系。

严子清告诉记者,2015年4月,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颁布了《检验检测机构资质认证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第163号令》),目前机动车检验机构按照本规定进行管理。

然而,第163号法令仅规定从事检查和测试的机构应具有符合测试条件的固定场所和工作环境,而忽略了测试设备的检查和测试数据质量的管理。

如果评估不能保证数据质量,那么该测试机构的认证有什么意义严子清说,“在生产过程中,许多企业没有生产许可证;当涉及到测试时,测试组织在认证时不会检查测试设备。

所有人都放弃了对测试设备的管理,也就是对数据质量的管理。

“生产企业”裸奔“为什么许多企业在生产过程中“裸奔”没有许可证?严子庆认为,这与制度的不合理规定有关。

《中华人民共和国计量法》(以下简称《计量法》)第九条规定,列入环境监测强制检定目录的工作计量器具应当接受强制检定。

未按照规定申请验证或者验证不合格的,不得使用。

强制检定工作计量器具的目录和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制定。

为了贯彻《计量法》,2005年10月,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发布第145号公告,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定计量器具目录(型式认证部分)》(以下简称《目录》)。《目录》所列项目应符合《计量器具许可证》、进口计量器具的型式认证和检定。未列入目录的计量器具,不受进口计量器具许可、型式认可和检定的限制。


第69项“车辆排放检测仪:车辆排放检测仪”和第79项“烟度计:滤纸式烟度计和透射式烟度计”是指目录中机动车辆的测量仪器。

严子清表示,该目录自2005年发布以来,11年没有变化,这11年中的创新技术无法获得计量器具许可证。

依照《计量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未取得计量器具制造许可证或者修理计量器具许可证制造或者修理计量器具的,责令停止生产经营,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罚款。

“因此,作为一个企业,这将是非常困难的。一方面,如果许可证不在目录中,就没有必要申请许可证,另一方面,没有许可证是违法的,企业将面临非常尴尬的局面。

”严子清说道。

她建议将检测机构的计量认证制度从审批制度改为备案制度,因为目前的审批制度实际上是无用的,希望通过大数据加强事件发生前后的监管。

“我们要把计量检测机构的审批制度改为备案登记制度。通过事件期间和事件之后的监督,一方面可以促进测量和测试方法的进一步自由化和设备更新,同时可以优化对大气测量和测试的控制。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熊赵文说。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副秘书长侯宋雪也认为创新一定颠覆了过去。环境污染防治迫切需要新技术和好技术。新技术不应被法律拒绝。

因此,机动车的计量检测应当采用备案制度,而不是所谓的审批制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