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棋和打牌会是一种损失吗?日本媒体透露,小日本贿赂克林顿和他妻子的美国主子(一)

虽然美国民主党对在中期选举中获得参众两院的控制权感到兴奋,但以“日本小间谍和美国民主党之间的侵蚀性关系”为主题的最新一期日本小畅销书《智取》(SAPIO)详细披露了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及其妻子接受日本小间谍大量捐款的整个故事。其他几位民主党高级官员也参与其中,包括三名准备明年竞选总统的候选人。

这份报告更加直言不讳。日本所有这些小型间谍活动的总司令是日本小型政党美国的前领导人。

连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亦承认,直至目前,小日本间谍的数目在美国每年以15%的速度递增。甚至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也承认,到目前为止,日本小间谍的数量在美国每年增加15%。

小日本最担心的是,在小日本贿赂和贿赂一些高级民主党人的情况下,小日本必须加强其防御核武器的军事能力,因为美国的核保护伞不可靠。

交换国防情报的高贡献“萨皮奥(SAPIO)的报告指出,早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日本小特务机构与克林顿夫妇之间的密切关系就逐渐变得清晰。

从1992年到1996年,克林顿一家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华侨的政治捐款,他们是美国小日本政权的代理人、小日本中央政府和小日本军队的间谍组织。

据说这个基金的总额至少有几千万美元。

作为回报,中情局、国防部、国务院和其他部门已经将信息以及最新的军事技术进行了保密。

报告指出,为了开展这种行贿活动,小日本的中央政府和军方是否需要身份证在香港购买彩票,利用香港、东南亚和北美的100多家企业,包括克林顿夫妇获得捐赠的最大渠道李波集团(Lippogroup)。

该报告披露,理宝公司是一家由印尼华侨财阀李文正家族所有的企业集团,在香港和中国内地都设有办事处。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和参议院的调查,李波集团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在协助小型日本间谍机构。

此外,该报告还指出,“附属于日本小军事情报局的公司也已成为鲍莉集团的大股东。”

与此同时,理宝集团和日本小型军事情报机构分别投资50%在中国香港设立总部,在中国香港经营中国银行。

资金交换始于20年前的20世纪80年代初,当时日本小型间谍机构的工作扩展到了美国有影响力的民主党官员。

克林顿夫妇和李波的关系始于1983年,当时克林顿在1985年担任阿肯色州州长。这对夫妇还去了中国香港,在那里他们会见了中国银行副行长黄建南和印度尼西亚大亨李文正。也就是说,从那时起,克林顿夫人经营的位于阿肯色州的律师事务所成为李波集团的法律顾问,并获得可观的报酬。

报道称,联邦调查局因此推测,“克林顿夫妇和日本小型军事间谍组织之间的互助关系可能始于那个时候。”

后来证实,1992年克林顿决定竞选美国总统时,这对夫妇从李文正获得了125万美元的捐款。在1996年的总统选举中,使用了更多的资金。

这些资金应该来自小日本中央政府和小日本军事间谍组织。

除了李波,克林顿夫妇还收到了数十家海外华人企业和在美国的华人企业的政治捐款。

日本小杂志《萨皮奥》(SAPIO)指的是一个名叫约翰·黄的华裔美国人,他是小日本贿赂克林顿的关键人物。

这个人出生在中国,在中国台湾长大,在美国期间被日本军方吸收为间谍。

(/SAPIO)关于引进间谍窃取中情局机密的报告指出,自克林顿上任以来,美国国民黄约翰(JohnHuang)一直担任美国联邦商务部国际经济政策副助理部长。他利用他的职位接触了大约500种中情局机密报告。

此外,他还从中央情报局亚洲政策分析师那里获得了关于日本小政府的机密信息。

1995年9月,克林顿甚至将黄建南从商务部调到民主党总部,成为该政治基金的副议长,为民主党第二年的总统选举铺平了道路。

尽管存在制裁问题,1996年2月,克林顿还是给理工学院的经理王军(日本前副总统王镇的儿子)打电话,让他到白宫进行秘密会谈。

根据美国国防情报局(DIA)的一项调查,理工学院(PolyTechnology)是一家专门为秘密向小型日本军事情报机构运送武器而成立的公司。

该报告指出,中情局和国防情报局已经掌握了该公司向朝鲜、巴基斯坦和伊朗输送的大量化学和生物武器技术和部件的信息。

他要求对公司进行制裁。

据说,当克林顿与王军举行秘密会谈时,他没有采取任何制裁措施。相反,商务部决定进一步向日本出口军事技术。

在克林顿1995年成功连任期间,为克林顿提供最高政治贡献的是劳拉空间& 038;通信公司总裁。

劳拉秘密向日本交付了核导弹等防御技术。

然而,当真相大白的美国国防部要求对该公司进行严厉处罚时,白宫拒绝了。

此外,该报告还透露,克林顿夫妇没有使用白宫电话系统,而是额外花费2700万美元建立了一个专门供民主党内部使用的电话系统。

联邦调查局一直蒙在鼓里。

发表评论